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深度解析:17品种市场变局
产业资讯 E药经理人 2018.10.10 194

10月10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将17种抗癌药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在这轮由国家医保局主导的抗癌药谈判中,17个产品通过谈判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平均降幅为56.7%。其中,降幅最大的是阿斯利康治疗非小细胞肺癌产品泰瑞沙,降幅达到71%。而诺华旗下治疗骨髓纤维化的产品磷酸芦可替尼片(捷恪卫)成为本轮谈判中唯一的出局者。

按照通知要求,17种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以下简称药品目录)乙类范围,并确定了医保支付标准。各省(区、市)医疗保险主管部门不得将谈判药品调出目录,也不得调整限定支付范围。目前未实现城乡居民医保整合的统筹地区,也要按规定及时将这些药品纳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支付范围。

谈判药品品种的“医保支付标准”规定的支付标准包括基本医保基金和参保人员共同支付的全部费用,基本医保基金和参保人员分担比例由各统筹地区确定。规定的支付标准有效期截至2020年11月30日,有效期满后按照医保支付标准有关规定进行调整。有效期内,如有通用名称药物(仿制药)上市,国家医保局将根据仿制药价格水平调整该药品的支付标准并另行通知。如出现药品市场实际价格明显低于现行支付标准的,国家医保局将与企业协商重新制定支付标准并另行通知。

通知要求,各省(区、市)药品集中采购机构要在2018年10月底前将谈判药品按支付标准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公开挂网。医保经办部门要及时更新信息系统,确保11月底前开始执行。

此外,各统筹地区要采取有效措施保障谈判药品的供应和合理使用。因谈判药品纳入目录等政策原因导致医疗机构2018年实际发生费用超出总额控制指标的,年底清算时要给予合理补偿,并在制定2019年总额控制指标时综合考虑谈判药品合理使用的因素。同时,要严格执行谈判药品限定支付范围,加强使用管理,对费用高、用量大的药品要进行重点监控和分析,确保医保基金安全。

今年5月1日起,进口抗癌药品实施零关税并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两大税收减免给业界带来了很多想象空间,之后,相关政策接踵而来。8月17日,中国政府网挂出《关于发布2018年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药品范围的通告》,公布了纳入本次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范围的12家企业的18个品种。

这是国家医保局自成立以来首次主导药品价格谈判,作为超级支付方,医保局的话语权显然要比前两轮的主导部门强势的多。而在高层要降低抗癌药价格的明确要求下,此次结果相比2017年的药价谈判,降幅明显增加。

此外,在后续保障方面,国家医保局已经要求做好省级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进行在准入及量上进行相关的保障。而在药占比方面,前两轮的药价谈判品种都不纳入药占比,进行单独核算。显然,有利的政策保障是谈判结果真正能落地的必要条件。

注:图片来源自中国医疗保险,与17种谈判成功药品的2017-2018年市场零售价格进行对比,初步估算本次谈判药品的最高降幅在70%以上。所有数据仅供参考,请以官方信息为准。

1、诺华成最大赢家

尽管有一个产品出局,但诺华还是以四个抗癌药谈判品种成功入选成为这轮药价谈判的最大赢家。

此次诺华成功入选的4个产品中,注射用醋酸奥曲肽微球和尼洛替尼胶囊都是在华上市至少十年的老产品,而塞瑞替尼胶囊以及培唑帕尼片都是近两年在中国上市的新产品。值得注意的是,诺华最终谈判成功的四个品种,目前在国内市场都尚无同类竞品,这对于诺华来说,无疑会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

老产品方面,注射用醋酸奥曲肽微球的专利已经在2017年1月到期,显然诺华希望其能够在仿制药上市之前继续保持活力。2016年,注射用醋酸奥曲肽微球在美国的销售额为8.53亿美元,根据EvaluatePharma预计,2017年和2018年该药物的销售业绩将略微上升,几年之后其销售额将会缓慢下滑至8.2亿美元。

而目前,国内尚无注射用醋酸奥曲肽微球的同类竞品上市,此次注射用醋酸奥曲肽微球降价幅度为39.89%,显然,大幅降价能够惠及更多患者用药,同时以价换量的方式也可以继续巩固产品的市场地位。

另一款老产品尼洛替尼胶囊在于2009年在中国上市,作为诺华当家治疗白血病产品伊马替尼(格列卫)的改进品,其批准的适应症为二线治疗,即对既往治疗(包括伊马替尼)耐药或不耐受的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慢性髓性白血病(Ph+ CML)慢性期或加速期成人患者。

同样,尼洛替尼胶囊目前在国内市场没有同类竞品,此次尼洛替尼胶囊的降价幅度为68.45%。此前,尼洛替尼胶囊已经纳入湖南省和浙江省的大病医保目录,获得地方医保支付支持。

新产品方面,塞瑞替尼胶囊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第二代ALK抑制剂,于2018年在华上市,培唑帕尼片也于2017年在中国市场上市。此轮药价谈判后,降价幅度为65.22%。

这并不是诺华首次参与药价谈判,2017年,诺华旗下的眼科药物雷珠单抗成功入选由人社部主导的第二轮药价谈判,降价幅度为20%。但这轮谈判情况并不相同,上一轮谈判中,作为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两个品种雷珠单抗和康弘的康柏西普都通过降价而入选,并且在降价幅度上,后者甚至还低于雷珠单抗,使国产药和进口药之间的价差急速缩小,直接影响了二者在市场上的竞争格局。

而在本轮谈判中,诺华入选的四个产品都是目前市场上的独家产品,谈判一则为了响应国家抗癌药降价的号召,更重要的是,在以价换量的前提下,覆盖更多市场,让产品进一步放量。

2、非小细胞肺癌大战来临

此次的谈判名单中,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产品共有5个,分别是克唑替尼胶囊、甲磺酸奥希替尼、塞瑞替尼胶囊、马来酸阿法替尼片以及盐酸安罗替尼胶囊,这也是入选产品最多的治疗领域。而在最终谈判结果中,这5个产品也全部入选,降价幅度最高的为泰瑞沙,达到70%。

根据数据统计,2015年全球主要的8个非小细胞肺癌国家是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日本和中国,分别占非小细胞肺癌市场的52.4%、6.0%、8.5%、3.4%、3.1%、3.5%、15.8%和7.2%。美国市场占据了非小细胞肺癌的半壁江山,其次是日本、德国和中国。预计到2025年,这8个国家将分别占市场份额的27.1%、7.8%、7.6%、5.4%、6.3%、7.5%、22.4%和16.0%,中国和日本家将成为非小细胞肺癌未来市场的主要增长点。

在中国市场,根据数据统计,2015 年我国用于肺癌市场的小分子靶向药物市场规模为32.3亿元,2010~2015 年复合增长率为22.6%。目前主要的三种产品埃克替尼(凯美纳)、吉非替尼(易瑞沙)和厄洛替尼 (特罗凯)均适用于治疗接受过化疗获不适于化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

阿斯利康的甲磺酸奥希替尼(泰瑞沙)是全球第一个上市的第三代口服靶向药,可以解决由于T790M突变而引起的耐药问题,并且目前在中国没有同类产品。2017年,泰瑞沙在中国上市,从进入绿色通道到正式获批,只用了七个月的时间,上市速度在中国创下新纪录。

根据2018半年报数据,阿斯利康2018年上半年中国市场销售额为18.93亿美元,同比增长24%,增长强劲。其中,肿瘤业务同比增长达到37%,泰瑞沙可谓功不可没。2015年,阿斯利康旗下的第一代非小细胞肺癌产品易瑞沙通过首轮药价谈判,降幅达到55%,并已经实现市场放量。显然,泰瑞沙也是希望寻求同样方式来扩大药品可及性。

此前,阿斯利康全球CEO苏博科(Pascal Soriot)在接受E药经理人采访时表示,之前易瑞沙通过谈判,价格下降从而扩大了药品可及性,泰瑞沙也希望能够通过谈判进入更多的医保目录。

从2005年易瑞沙在中国上市,就一直是中国EGFR-TKI市场份额最高的药品。根据中金研报数据显示,2015 年吉非替尼在中国销售额为12.43亿元,约占中国EGFR-TKI市场份额的38.5%。但随着本土企业和其他跨国药企的强势介入,阿斯利康仅凭借易瑞沙在国内非小细胞肺癌市场上前行将日趋困难。因此泰瑞沙的获批,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给了阿斯利康一个重要武器。而此次成功纳入医保目录,更为其在市场竞争中增添了重要砝码,捍卫市场份额的同时,继续向贝达和罗氏发起进攻。

BI的马来酸阿法替尼片(吉泰瑞)被认为是“迟来的好药”,在美国上市近5年后于2017年在华上市。这是全球首个以及目前唯一上市的第二代、不可逆TKI类(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靶向药物,目前已在70多个国家被批准用于治疗EGFR突变阳性NSCLC患者,并在多个国家成为了EGFR靶向药物的首选。

然而吉泰瑞在国内市场面临的竞争格局并不乐观。同类产品基本已经全部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并且竞品的仿制药也开始上市,这在价格上不得不面对不小的压力,而吉泰瑞上市的时间点又刚好错过了当年的国家药价谈判。此外,于吉泰瑞在华上市时间相差不远的泰瑞沙的上市,也给前者带来了不小影响。

因此,这次吉泰瑞的成功入选,对于BI来说,是期待已久的事情。尽管从时间上来看已经失去了优势,但进入医保目录后,无论从招标还是进入医院周期来看都会有很大帮助,同时此次吉泰瑞降价幅度为39.21%,在价格上也会比之前更有竞争力。

3、本土双星

正大天晴的盐酸安罗替尼胶囊以及恒瑞医药的培门冬酶注射液是最早公开的两款成功入选产品,也是此次谈判中仅有的两个国产产品,降价幅度分别为45.03%和39.21%。

与正大天晴的盐酸安罗替尼胶囊相比,恒瑞的培门冬酶注射液已经是一款上市将近10年的成熟产品。根据数据显示,由于临床应用受认可,培门冬酶的国内销量持续快速增长,2012年~2017年,培门冬酶的5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2017年初,艾阳被纳入山东大病医保目录,获得地方医保支付支持。而此番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势必将助推艾阳进一步在市场放量。

目前在国内市场上,恒瑞生产的培门冬酶注射液还无其他竞品。因此,一方面,将市场占有率高的高价产品通过谈判实现大幅降价,让更多患者能够用上药;另一方面,对于企业来说,以价换量的方式也将继续巩固产品的市场地位。

而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胶囊是本轮抗癌药纳入医保谈判中唯一一个国产创新药,其也是正大天晴第一个按照国际研发流程和标准进行的创新小分子药,是正大天晴迄今为止研发投入最多的抗癌药。

对于正大天晴来说,同样作为自主研发的1.1类新药,安罗替尼能否像贝达的凯美纳一样,最终实现以价换量的结果目前还未可知。但就目前来看,,安罗替尼的表现已经非常抢眼。自6月上市销售以来,安罗替尼放量速度超出市场预期,迄今销售已至五六亿元,并有望成为目前国内放量速度最快的创新药。而在成功纳入医保目录后,安罗替尼在市场的放量速度无疑将会更快。

此外,在这轮谈判中,另一家本土企业百济神州的注射用阿扎胞苷(维达莎)也成功入选。实际上,该产品属于新基,但在百济神州全面接手新基在华业务后,也就自然成为前者负责销售的产品。维达莎于2018年在华上市,此次降价幅度为59.81%。

对于百济神州来说,其还未有自主研发的产品上市,商业化目前还需依靠从新基接手来的产品。因此,一方面,百济神州需要通过已有产品的商业化获得资金来支持投入不菲的新药研发,以价换量的方式即保证了创新药能够获得商业回报,也会降低患者的用药负担。另一方面,随着吴晓滨的加入,商业化将会是百济神州下一个阶段的重要任务。对于百济神州这样的创新企业来说,探寻和打造商业化模板也会是其主要任务之一。

4、进口创新药求变

在这轮谈判中,既有已经在中国上市十年的老产品,也有与国际上市仅相隔几年的创新产品。对于这些创新药来说,以往高价在中国市场的局面需要作出改变。面对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态度强势的支付方,通过降价来换取更多的市场份额是其必须要考虑的策略方式。

武田旗下治疗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蛋白酶体抑制剂恩莱瑞(枸橼酸伊沙佐米胶囊)于今年5月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此前武田大中华区负责人、中国总裁单国洪曾表示,恩莱瑞的定价将符合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不会采取高价位策略,价格将低于香港和日本。并且无论是国家药价谈判还是各省大病医保目录,武田都将会积极响应。此次恩莱瑞的降价幅度为46.38%,

事实上,全球首个蛋白酶体抑制剂万珂(硼替佐米)同样出自武田,该款产品曾被认为是市面上最成功的治疗多发性骨髓瘤产品,除美国外全球市场销售由杨森负责,2017年万珂的销售额超过20亿美元。在由人社部主导的第二轮国家药价谈判中,万珂成功入围并纳入国家医保目录,降价幅度超过50%。

此次恩莱瑞的降价幅度为46.38%,对于武田来说,恩莱瑞是其近几年在中国市场上市的第一款全球创新药物。按照计划,武田在未来5年将在华上市至少7个新产品,其中5个都会集中在肿瘤领域。显然,恩莱瑞在中国市场采取的策略以及表现将成为未来武田等待进入中国市场的其他新产品的重要参考。

辉瑞的阿昔替尼片(英利达)于2015年在国内上市,用于既往全身治疗失败的晚期肾细胞癌(RCC)患者,目前在国内的化合物专利还未到期。此次阿昔替尼片的降价幅度为70.76%

事实上,阿昔替尼片自2015年国内上市后,包括四川科伦、齐鲁制药、江苏豪森、合肥拓锐以及正大天晴等国内申报的3.1类仿制药均被退审。据媒体报道,去年初,正大天晴的BE试验已经开始。

今年6月,湖北省发布《关于下调辉瑞公司进口产品挂网价格的公告》。根据公告,辉瑞申请将紫杉醇注射液、阿昔替尼片等15个品种采购价下调,降幅3.4%-10.2%。显然,尽管英利达目前在国内市场暂无竞品,但随着一致性评价的开展等多项政策的陆续落地,倒逼进口抗癌药降价也是必然趋势。因此,对于辉瑞来说,主动求变才是上策。

白血病是除了非小细胞肺癌之外,此次入围产品第二多的治疗领域,共有尼洛替尼胶囊、培门冬酶注射液、伊布替尼胶囊以及注射用阿扎胞苷四款产品入围,并最终全部纳入医保目录,降价幅度最高的为尼洛替尼胶囊,降价幅度为68.46%。

2017年8月,伊布替尼胶囊在国内获批上市。该产品由强生和Pharmacyclics合作开发,是全球第一个上市的BTK抑制剂,上市之后销售额增长迅猛。此次降价幅度为65%。

2015年3月艾伯维斥资210亿美元重金收购了Pharmacyclics,获得了伊布替尼在美国市场开发权利,强生则拥有伊布替尼在全球其他国家的开发权利。截至目前,伊布替尼已在80多个国家或地区获批。伊布替尼胶囊在中国大陆的市场销售由西安杨森负责,目前尚无国产伊布替尼制剂上市。

据统计,2014年伊布替尼全球销售收入为6.92亿美元;2015年全球销售收入为13.48亿美元;2016年全球销售收入高达28.31亿美元。2017上半年,强生和艾伯维合计销售收入20.36亿美元,预计2017年全年销售额将超过45亿美元。而在国内白血病用药市场,据数据统计,罗氏和诺华占据了超过60%的市场份额。

此外,2017年底,拜耳旗下的口服多激酶抑制剂拜万戈(瑞戈非尼)在中国经优先审评,获批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肝细胞癌患者。拜万戈也自此成为继多吉美(索拉非尼)后,十年来首个在华获批上市的肝癌治疗新药,这无疑将会进一步巩固拜耳在肝癌治疗领域的领导地位。

此前,拜耳处方药事业部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及亚太区总裁江维在接受E药经理人采访时表示,拜耳的创新药一定会在医保方面作出努力,此次拜万戈的降价幅度为45.56%。目前,国内已有正大天晴、科伦药业、石药集团、齐鲁制药、豪森等企业提交了瑞戈非尼的临床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