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通知公告协会活动会员动态国际交流投资大会品牌评选
科伦研发挤进TOP10!ADC药物A166是不是重磅炸弹?
会员动态 CPhI制药在线 2019.05.07 254

前段时间,有读者留言,想了解科伦药业的发展情况。 而一个药企的发展根本在于研发管线,今天笔者就和大家唠唠科伦的研发管线以及未来3年会上市的重磅药物。

2018年,科伦研发投入11.14亿元,同比增长31.74%,营业收入163.25亿元,研发投入占应收比6.81%,位于2018年国内药企研发投入第十的位置。

科伦药业作为国内大输液龙头,业务主要可以分为两大块,即老产品和新产品。老产品包括大输液和中间体业务,这块依然是科伦药业的重中之重,根据2018年年报,老产品营业收入占比达到总营业收入的80.5%。虽然占比还是很大,但是相比之前已经下降不少,主要原因在于新产品在发力。目前科伦研发投入主要在新产品上,这里所说的新产品包括创新药和仿制药。

先聊聊创新药,科伦药业目前最值得关注的有A166和KL-A167。

ADC重磅炸弹A166

A166是全球首个通过赖氨酸定点定量偶联、具有创新连接子和高活性毒素小分子的第三代抗HER2 ADC,拟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胃癌等恶性肿瘤的治疗。另外,也是国内首个中美双报品种。

A166属于目前大热的抗体偶联药物(antibody-drug conjugate,ADC)。ADC是一种联结了抗体药物和小分子药物的新型药物,其通过偶联剂将抗体和小分子有效连接,ADC的抗体部分一般靶向肿瘤细胞;而小分子药物部分则发挥杀伤功能,一般为细胞毒类药物(DM1、MMAE 等)。

目前,全球共有4款ADC药物上市,国内尚无ADC上市。

(资料来源于FDA、各公司官网)

其中,罗氏的Kadcyla是曲妥珠单抗与微管抑制剂DM1联合的ADC,也针对HER2靶点。根据Cortellis显示,2017年Kadcyla全球销售额达到9.14亿瑞士法郎(约9.3亿美元),接近成为重磅炸弹。2019年3月27日,Kadcyla在中国上市申请获得CDE承办。

目前,全球约超过60个ADC药物处于临床开发,约25%处于II期/III期阶段。有分析师预测,A166有望于2022年上市,并有潜力成为未来的重磅药物。

详细信息可以参阅笔者之前写的一篇文章《ADC大蓝海再添力将!国内首个中美双报抗体偶联药物-科伦A166美国开展I/II临床》。

PD-L1单抗KL-A167

KL-A167属于PD-L1单抗,已经于2018年7月开始进行霍奇金淋巴瘤适应症的II期临床。我国尚无PD-L1 单抗上市,KL-A167 属于PD-L1 单抗中进度靠前的。2018年,KL-A167进入关键临床Ⅱ期。

再来谈谈仿制药,科伦现在也算得上是仿制药大户。

2018年,18个重要仿制药物连续获批生产,其中国内首仿品种4项,首家一致性评价品种4项。

已经报产即将上市的仿制药多达几十个,其中笔者想重点介绍的有两个,分别是KL-A140和阿哌沙班。

西妥昔单抗生物类似物 KL-A140

西妥昔单抗(商品名:爱必妥)是一款靶点为EGFR的单克隆抗体,用于治疗结直肠癌和头颈鳞癌目前是左半晚期结直肠癌二线治疗的标准用药。该药原研为ImClone公司,2006年登陆中国,目前由德国默克和勃林格殷格翰两家进行销售,2017年样本医院销量为 2.39 亿元,2018年进入了国家医保目录。

目前,西妥昔单抗的专利已经到期,国内对其进行生物类似物研发的企业并不多,科伦药业的KL-A140是走在最前面的一款,已经于2018年1月开始了III期临床,未来有望成为首个上市的西妥昔类似物。

自从首个国产生物类似药"汉利康"上市以来,国内生物类似药迎来发展快速期,详细信息可以参见笔者之前写的一篇文章《刀光剑影!谁会是下一个"汉利康"?》。

"最畅销的抗凝血药"阿哌沙班仿制药

阿哌沙班(Apixaban,商品名为Eliquis)是一种口服的选择性活化Xa因子抑制剂,由BMS与辉瑞联合开发,于2013年进入中国,并在2017年进入了新版医保目录,主要用于髋关节或膝关节择期置换术的成年患者,预防静脉血栓栓塞事件。阿哌沙班拥有"Best-in-Class"的临床试验结果,其降低大出血风险的效果十分显著,安全性和有效性均超出同类药物。

BMS在2003年申请了阿哌沙班的化合物专利,其国际公开号为WO2003/049681,在国内的化合物专利将在2022年9月17日到期(CN1578660A)。2018年,阿哌沙班98.72亿美元,"最畅销的抗凝血药"当之无愧。

目前国内阿哌沙班普通片剂在研厂家多达 27 个,有 8 家企业申报上市,其中,按照新 4 类申报的有 7 家,包括正大天晴药业、东阳光、科伦药业、青峰药业等知名药企,按照 3 类申报的有 1 家,为齐鲁制药。就在今年1月份,豪森的阿哌沙班片以新注册分类获批被收录进上市药品目录集,成功抢占首仿。不过,NMPA虽然批准了豪森阿哌沙班的首仿,但阿哌沙班原研专利尚未到期,这也意味着,豪森虽然已经获得阿哌沙班批文,但目前还不能销售。

若无专利挑战成功的转折性事件,在专利到期之前,国内不会有阿哌沙班的仿制药产品上市销售,同时目前进度落后的科伦将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各自的BE临床试验,随后静待市场开放。

原标题:科伦研发挤进TOP10!ADC药物A166是不是重磅炸弹?KL-A140能否成为西妥昔首个生物类似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