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9月底国家医保局完成制定这项政策!药品市场格局迎来巨变
产业资讯 药智网 2019.06.12 96

6月4日,国办发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该文件包含36项重点医改任务,其中一项规定国家医保局要在2019年9月底前完成“制定互联网诊疗收费和医保支付”的政策文件。也就是说,医保将向院外市场打开,处方加速外流,相应的药品格局随之迎来巨变。

1.处方外流开闸在即,多个承接方排兵布阵

处方外流作为去除以药补医的有力推手,各地政府相当重视。截止目前,山西、陕西、四川、青海等多地发文搭建处方外流系统或机制。而处方外流的多个承接方借着政策东风,早已排兵布阵,试图从这场变革中,成为获利方。

药企寻求“救命稻草”

药企院内承压,将药品销售途径或转向院外。近年来,在各种招标要求、带量采购的影响下,很多本土企业、外企原本稳赢利的产品市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所以各方将目光投向了院外,尤其是DTP药房的布局。

其实,DTP药房是直达患者的药品营销模式。但在医药经济报作者楚世涛对国内DTP药房呈现的形式分析来看,目前个企业已建立的DTP药房尚可称为“类DTP药房”,即类似DTP药房。他提到“类DTP药房”有以下几方面特征:

1.可以承接医院在售的流方处方药;

2.可以销售没有能力进医院的药品;

3.可以销售未中标的处方药;

4.无需复诊的慢性病用药;

5.可销售辅助用药;

6.可以销售医疗器械及其他大健康产品。

按照上述特征的思路,那么部分在带量采购中未中标或布局承接院外药品市场的企业,DTP药房或是一个投资的风口。其中通过与零售药店合作是一个方式,如4月11日,2019恒瑞医药零售战略客户特邀会在江苏省连云港市举行。会议上,恒瑞综合产品事业部总经理刘涛正式宣布恒瑞医药进军药品零售市场,并提出未来3年恒瑞在零售市场的规模将达20亿元。众所周知,恒瑞医药的产品管线集中在抗肿瘤药、创新药,而DTP药房较传统药房,或更适合作为该系列产品放量的窗口。

除了合作模式,国内还有直接增设DTP药房的多家上市公司,如:

上药在2017年11月联手康德乐,引入康德乐的中国DTP门店,正式稳固了公司国内最大新特药DTP服务网络地位,门店总数超70家;

华润医药积极推进DTP业务在中国西部地区的布局,并积极开展慢病管理等多种创新业务模式。在2017年底,DTP药房已达88家,覆盖中国超过50个城市;

2018年7月25日,国药控股子公司国药健康在线有限公司宣布正式入股上海宝昌药店有限公司,国药在线意在以互联网思维赋能线下药房,主要目的还是加码自身DTP业务布局。

连锁药店巨头抢先布局

在零售端,部分连锁药店巨头对新零售DTP药店的好感度更明显。如大参林2018年还筹建完成了30多家DTP专业药房,并且建立了一套完整的DTP专业药房管理体系和一支专业的DTP管理团队,而2019年该公司将进一步从加强院边店拓展、建立DTP/DTC专业药房、筹建中医馆(诊所)/坐堂、申请慢病定点等方面进行部署,做好充分的准备,提高专业化服务来拥抱医改政策和处方外流的重大发展机遇。此外,益丰药房、一心堂、老百姓均在年报中提到,会做好承接处方外流的准备。

通过药企端、零售端可以看出,线下对承接处方已做好部署,但处方实现真正流出,还得依托规范的处方外流系统,比如各地建立的电子处方流转平台或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

互联网医院“遍地开花”

去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文,为“互联网+医疗健康”正名。紧接着9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互联网医院呈“遍地开花”之势。尤其是国办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中,要求国家医保局在2019年9月底前完成“制定互联网诊疗收费和医保支付”的政策文件,互联网医院的建立还会持续一波热潮。

目前,互联网医院提供的服务包括处方外流、远程会诊、远程门诊、电子病历、远程病理诊断、健康管理等内容,所开展的诊疗也仅限于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等。据搜药公众号消息,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至少200家企业申请建设互联网医院。而这个数据相比2017年互联网医院累计达79家,其增速是非常惊人的。

实际上,互联网医院迅速崛起,一方面是充当处方流转平台的角色。另一方面,其涉及的药品交易是对整个药品市场份额的再分配。据动脉网分析,目前互联网医院对接的市场合作公司主要有药厂、医药公司、互联网医药公司、连锁药店。比如互联网医院与药厂合作,其可通过对平台获得的医疗数据进行整理和分析,向合作方(药厂)提供数据报告并收费,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用药指导;互联网医院与连锁药店合作,即可通过设置接诊点,将电子处方下传至连锁药店,再为用户提供几公里内的药品配送服务,实现医疗服务闭环。

2.僧多粥少,哪家抢食更猛?

上述内容大致概括了线下药企、连锁药店,线上互联网医院对处方外流的承接战略。那么在增多粥少的情况下,哪家抢食更猛?

从政策端来看,处方外流是必然趋势,各大医药商业和零售药店、药企也是瞄准了这点,才会成立DTP业务部或寻求合作伙伴开拓院外市场。但据业内知名专家刘谦曾说过,处方外流是大趋势但不会短期爆发。政府高层从医药分开的角度积极鼓励,但医院未必积极落实:

(a)即使零差价后,医院仍然可以通过暗返或二次议价等方式从药品中获益,不会轻易放手。

(b)其次自费新特药齐全是医院实力的象征,高端患者很看重这点,医院为了提高患者满意度,轻易也不会把自费新特药都踢出去。

(c)院内买药信任度高不说,有些患者院内用药还能从单位获得报销,院外自购就不行了。

(d)而且医院还希望保证药品来源可靠,不然各种渠道买来的院外药都在医院里用,出了副作用还给医院惹麻烦。

也就是说,即使处方外流,医院也希望是给自家参与的社会药房或者托管药房对接,或者交给上药这样的大商业统一对接,要不就是在医联体内部或者跟社区医院对接,真正社会化的处方外流在五到十年内不可能成为药品销售主渠道。而部分医疗服务网络平台或成为线上处方都沦为“统方”和“带金销售”的温床,足以可见,建立相关的线上监管体系尤为重要。

处方实现真正外流还尚有些时日。再来看看一组数据,去年5月,上海市卫计委发布最新消息,全市“1+1+1”医疗机构组合签约人数已超过400万,全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已累计开具延伸处方139万张。而据健康报曾报道,经测算,全年在上海二级、三级医院中,单纯为配药的门诊量占门诊总量的25%~30%,这部分配药需求可以在社区医院得到解决,即社区医院成处方外流主要承接方。

再者,一旦互联网诊疗收费和医保支付体系形成,其监管透明、严格。如趣学术作者司徒阳明所言,“相对于院内市场,互联网的诊疗、处方等其实更有迹可循,监管并不会比院内市场更宽松,甚至会更严格。”哪些想通过处方外流弥补市场损失的企业还有一段难走的路。

或许在处方外流还未真正放开的情况下,谁哪家抢食更猛并不是主要关注点,关键是在红利爆发之前做好承接以获得自身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