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第三轮集采:35个药品引爆350亿市场 齐鲁、石药领跑
政策法规 米内网 2019.12.02 168

据业内消息,国家联采办已要求各地报送第三轮拟集采品种的相关数据(涉及35个通用名药品)。米内网数据显示,35个药品在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合计销售额约355.31亿元,其中有9个为超10亿大品种,原研厂家市场份额超过50%的药品有15个;35个药品过评企业数均为2家及以上,10个品种可参与竞争企业数达6家及以上,口服降糖药竞争激烈;齐鲁、石药领跑,5家药企过评品种数超6个(含6个)。

表1:35个药品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情况及过评情况

注:销售额低于3000万用符号-代表;带*代表原研厂家市场份额最大

(来源:米内网数据库)

35个品种引爆350亿市场,涵盖超10亿品种、基药、医保品种

1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关键政策信号,要求进一步推进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为第三轮带量采购扩品种定下了总体的政策基调;11月27日,联采办就药品集中采购召开企业座谈会,为第三轮带量采购扩品种提前摸底;同日,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将于近期印发的《若干政策措施》提出优化集中采购模式,有序扩大药品品种范围;11月28-29日,第三轮带量采购35个品种报量文件在业内疯传,种种迹象表明,第三轮集采真的来了。

表2: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超过10亿元的药品

(来源:米内网数据库)

据米内网统计,网传的35个集采通用名药品(涉及39个过评品种)在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合计销售额约355.31亿元,其中有29个药品销售额超过1亿元。销售额TOP10药品有9个为超10亿大品种,口服降糖药独占3席,阿卡波糖口服常释剂型以84.06亿元领跑,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格列美脲口服常释剂型以36.96亿元、24.18亿元排位第三、第四。

阿莫西林口服常释剂型和阿奇霉素口服常释剂型曾进入首批“4+7”集采目录,但是当时没有谈判成功,如今这两个药品又卷土重来,并且还增加了当时没有的规格,阿莫西林口服常释剂型0.5g和阿奇霉素口服常释剂型0.125g。

全国集采是医保控费的重大举措之一,因此医保品种会优先纳入集采。据统计,35个集采药品共39个品种中,有36个为2019版全国医保品种,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为地方医保品种,安立生坦片首仿、他达拉非片首仿分别于2018年7月、2019年2月获批上市,这2个品种暂未纳入全国医保。不过本次流传的文件只是要求填报35个药品的采购量,未必所有品种最终都全部纳入。

遵循11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将原研与仿制价差较大品种、过评基药优先纳入集采。35个集采药品中,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原研厂家市场份额超过50%的药品有15个,仿制药具备价格优势,因此在集采中更有降价意愿,中标的几率也较大,由此推动仿制替代原研。

35个集采药品共39个品种中,有25个为2018版基药目录品种,对乙酰氨基酚口服常释剂型、甲硝唑口服常释剂型、碳酸氢钠口服常释剂型等品种虽然在2018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低于1亿元,但因为是基药,也在此次流传的名单中,但最终能不能纳入,估计联采办还要考量各地上报的采购量来定。

5家药企过评品种数超6个,10个药品竞争激烈

表3:符合集采条件企业数超过5家(含5家)的药品

(来源:米内网数据库)

基于首批4+7带量采购及联盟集采的推进,本轮集采可参与竞标的品种依旧为原研药、参比制剂及已过评品种。米内网数据显示,35个药品的过评企业数均为2家及以上,其中有10个品种可参与竞争的企业数超5家(含5家),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二甲双胍缓释剂型过评企业数均有11家,竞争异常激烈。

受限于一致性评价开展进程,首批4+7集采的25个品种中有部分为独家过评品种,这些独家过评品种在扩面集采中降幅较低,甚至无降幅。此轮扩品种集采中的35个药品过评企业数均超2家(含2家),使得品种间的竞争较为充分。

第三轮拟集采名单中仅见到1个注射剂,米内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14个注射剂通过或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除了纳入拟集采名单的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有3家药企过评,未在名单的注射用阿扎胞苷有2家药企过评外,其余品种均为独家过评,或许这是本轮集采注射剂较少的原因。

图:35个药品中过评品种数达3个及以上的药企

35个药品过评品种数达3个及以上的企业(以集团计)有12家,其中齐鲁、石药、科伦、扬子江、正大制药5家药企达6个及以上。在此前的扩面集采中,齐鲁制药中标5个品种,且均以最低价中标,此次集采能否再创“辉煌”?我们拭目以待!

国家集采为主基调,各省进入特定品种集采时代

11月29日晚,卫健委发布的《以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为突破口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若干政策措施》提到,要优化集中采购模式,有序扩大药品品种范围。对未纳入国家采购范围的药品,各地依托省级采购平台开展集中采购。

带量采购的旋风正在席卷各地区及各个医药领域。在今年召开的第十一届中国医药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大会上,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副司长丁一磊曾直言,接下来带量采购工作将是常态化的进行,“不仅国家搞,地方也要搞;不但过评品种要搞,非过评也要搞;不仅多家产品可以做带量采购,独家产品依然可以做带量采购,例如探索大宗商品的采购等方式;不仅药品领域要做,高值耗材和低值耗材领域同样要做带量采购。”

目前已有多个地区开始自发探索本地区的带量采购。11月26日,江西省发布省范围内的药品带量采购和使用工作实施方案,宣布推进未过评药品的带量采购;11月20日,河北省抢先一步对15个高血压、糖尿病门诊用药开展带量采购,以公开最高限价的方式进行药品招标;11月12日,湖南省以抗菌药物为突破口,在全国率先开展抗菌药物带量采购,还带上高值耗材;早前,青海省就部分抗菌药物和重点监控品种开展带量采购;此外,浙江、山东、上海、广东等省份纷纷发文,要求将医保定点药店纳入集采......可见,在国家集采的主基调上,各省区进入抗菌药、慢病药等特定品类及药店、高值耗材带量采购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