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深度解析:跨国药企全球最低价是否引起外国眼红?
产业资讯 新浪医药新闻 2019.12.02 71

11月28日,国家医疗保障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完整版的2019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目录共收录药品2709个。与2017年版相比,调入药品218个,调出药品154个,净增64个。新版目录将于1月1日正式实施。

品种方面,作为一款创新的肿瘤免疫治疗PD-1抑制剂,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商品名:达伯舒)入选新版国家医保目录,这也是唯一入围的PD-1产品,O药和K药皆出局。

而跨国药企默沙东与吉利德旗下的艾尔巴韦格拉瑞韦、来迪派韦索磷布韦和索磷布韦维帕他韦三款丙肝药纳入医保。这是丙肝特效药首次纳入国家医保,弥补了国家医保目录慢性丙型肝炎药品领域的空白。

此外,波生坦、麦格司他等药品的谈判成功,使肺动脉高压、C型尼曼匹克病等罕见病患者摆脱目录内无药可用的困境,糖尿病、乙肝、类风湿性关节炎、耐多药结核、慢性阻塞性肺炎等患者有了更多优质新药可以选择。

与去年将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目录的第一次谈判不同,此次谈判尝试引入“价格保密”的做法和竞争性谈判的方式,引导企业大幅降价。

这次医保谈判还是有很多亮点存在的,首先是相比之前的预测,创新抗癌疗法PD-1只有信达生物一家入围;其次是在本次医保谈判中,中药品种谈判成功率惊人,达到96%;还有一点就是本次医保谈判很多创新药都被纳入,这些新药是否会挤压有限的医保资金也值得关注。

当然,在本次医保谈判中,很多跨国药企给出了全球最低价,如此低的价格是否会引起其他市场的连锁效应,这些跨国药企的总部是如何考虑到,这也是本文探讨的问题。

事实上,药品大幅度降价进入医保无论是官方还是患者皆乐观其成,医药代表是否会失业无人关注,更无人同情,但是企业毕竟是逐利的,如若在某一市场长时间无法得到回报,势必也会减少在该地区的投资建设,如若某一品种长期无法获得利润支撑其产品线,这款品种也会被半路腰斩,无论患者对其有多大期待。

资本毕竟是冷血的,我们的近邻日本就曾经因为抗生素研发缺少回报停滞多年,尽管后来需求日渐紧迫。但是日本政府一直严控药价,药企就因成本减少了在当地的投入,所以如何平衡这之间的关系,也考验着中国医保部门的智慧。

创新品种不会挤压医保资金

与2017年版的医保目录对比可以发现的是,本次谈判结果对于新药进入的宽容度很大,12个国产重大创新药品谈成了8个。这次谈判成功的药品绝大多数都是近年来上市的新药,其中很多是2018年新上市的。

这些新上市的药品被迅速纳入目录,释放出支持创新的明确信号,当然对于这些药品的另一方面解读是,之前2017年版的国家医保目录存在诸多需要调整的空间,一些在临床上价值不大的品种严重挤占了有限的医保资金。

国家医保局称,本次谈判后完整目录共调出药品154个,不过这154个品种姓谁名谁官方却并未公布,实际上,在今年8月份,国家医保局就曾表示,在调出的药品方面,主要是被国家药监部门撤销文号的药品以及临床价值不高、滥用明显、有更好替代的药品。

这也能够解答一些担忧,11月28日,在谈判结果公布之后,有人担忧大量创新药被纳入医保目录,是否会增加医保基金的负担,挤占其他品种的空间。事实上,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也说:“关于本次医保谈判可能影响的医保基金额度,医保局会计算一个大概的额度。我们最主要是把原来调出去的(药品)腾挪出来的空间用于这一次的谈判。”

中药品种医保继续受宠

中药在本次医保谈判中获得丰收,在19个拟谈判的中成药中,有18个谈判成功,顺利进入国家医保。另外,2017年谈判成功的5个中成药在此轮续约谈判中也全部再次入围,使得2019年医保谈判取得成功的中成药品种数量达到23个,也让此次中药品种的谈判成功率达到了惊人的96%。

谈判成功的18个品种只有两款银杏二萜内酯葡胺注射液和银杏内酯注射液中药注射剂,且这两款产品价格降幅较高,降幅分别是70.35%和75.09%。事实上,这也符合官方近两年的政策,由于官方对于中药注射剂的限制使用逐步加大,中药领域从今年年初以来其增速就开始放缓,中药在本次医保谈判中受宠也标志着官方对于中药创新的扶持力度并未减弱。

虽然这半年以来包括卫健委、药监局等部门多次出台政策对于中药使用进行重点监控,但是这和支持中药创新发展并不矛盾,在某些具有高度争议的领域,及时进行限制和管控能够更好地帮助中国传统医学理清发展的瓶颈和指明新方向。

而这次进入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的中药品种中,降价幅度之大也说明了企业方面亦已洞察到了官方的意图,也需要展现出自己的诚意进行回应,毕竟进入医保目录之后,产品的销售放量将会呈现倍级的增长。

就拿本次续约成功的银杏二萜内酯葡胺注射液来说,根据康缘药业财报显示,在进入2017年国家医保目录之后, 银杏二萜内酯在2018销售量157.75万盒,销量增长66.39%,实现了价格与市场的双赢。

保密机制减轻跨国药企压力

就本次医保谈判而言,就跨国药企而言多个全球知名的“贵族药”开出了“平民价”,进口药品基本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例如,此次诺华的地方罕见病药物地拉罗司、骨髓纤维化药物磷酸芦可替尼纳入国家医保目录。

但是现在摆在跨国药企面前的一个问题是,在中国市场上的定价如此之低,是否会影响到这些企业的全球布局状况,这些跨国药企的总部会不会产生疑虑和质疑,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医疗保障部门是否会学习中国国家医保局,对企业的品种价格进行大杀价。

新浪医药就这一问题采访了一些行业人士,大多数人士告诉新浪医药,这对于企业本身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中国的药品谈判完全买家市场,你不降自有人降,而且市场也会被别人夺走,跨国药企也是进退两难,最后两害相权取其轻,面对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跨国药企也就向中国国家医保局妥协了,最终实现以价换量。

而在谈判的另一方面,国家医保局也并非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为此,国家医保局还首次引入了谈判价格保密机制,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表示:价格保密是国家医保基金和商业保险经常采取的策略,只要价格保密就可以拿到国际的最低价格。

国家医保局选择把谈判价格进行保密,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药企尤其是跨国药企的压力,毕竟跨国药企在中国的定价会影响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市场,涉及到全球的价格体系管理,所以价格保密既能保证中国的患者用到低价药,又不会对其他国际市场带来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