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巨额收购引表观遗传学赛道“风起”,国内先发者赛岚医药可望“执牛耳”
产业资讯 药融圈 2022.12.06 436

近日,趋势显示跨国医药巨头资金开始“流向”表观遗传学治疗方向。如2022年11月21日,默沙东就宣布,将通过子公司以每股36美元的价格现金收购Imago BioSciences,合计涉及收购金额约为13.5亿美元。据悉,该笔交易预计将于2023年第一季度完成。

公开信息显示,Imago BioSciences是一家临床阶段的骨髓增生疾病技术研发公司,其核心资产是一款正在临床二期用于治疗慢性骨髓增殖性肿瘤(MPN)的赖氨酸去甲基化酶1(LSD1)抑制剂Bomedemstat。其中,LSD1则是表观遗传学治疗的经典靶点。

实际上,为挽救K药(Keytruda)“专利悬崖”,默沙东近年来收购动作频频。在业内人士看来,默沙东此次斥重金收购表观遗传学单一管线公司,亦有寻求K药以外的业绩增长点,同时探索与PD-(L)1靶点进一步联用的可能。

“Imago表观遗传学管线临床2期骨髓纤维化效果可观,可望成为突破性疗法,解决临床需求,且‘PD-1+LSD1’联用效果已获得学术界证实。如另一家PD-1赛道重磅玩家,手握“O药”资产Opdiva的BMS(百时美施贵宝)就在收购Celgene(新基)后,开发PD-1单抗与LSD1小分子在小细胞肺癌等适应症上联用的治疗机会,可见潜力巨大。两方面都足以吸引手握重金的默沙东花费近百亿元人民币,收购一家单一管线表观遗传学公司。”该业内人士分析称。

开启恶性肿瘤治疗第三条道路

无论是单药治疗还是联合疗法,经过过去一段时间的发展,K药都已经触及到了PD-(L)1靶点药物的天花板。

据默沙东2021年财报披露,K药在FDA获批的适应证已经超过30项,仅2021年一年就在FDA获批了10项适应证,其中还包括晚期肾细胞癌、HER2阳性胃癌等适应证的一线疗法。

不过,在K药适应症不断积累的同时,其部分关键专利也将在2028年到期,针对K药的生物仿制药已经在酝酿之中。现实逼迫“默沙东们”关注和布局未来风口,而表观遗传学或许正带来了新的突破点。

所谓表观遗传学是研究在基因组DNA序列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基因表达的改变导致可遗传的表型变化的科学,是后基因组时代生命健康领域最具前景的研究和转化方向。

传统的肿瘤治疗方式包括化疗和靶向疗法,二者均旨在针对性的遏制肿瘤细胞自身恶性增殖特性。近年来兴起的肿瘤免疫疗法,例如PD-1单抗,则专攻肿瘤外部微环境的免疫细胞调节。

然而由于肿瘤具有高度异质性,导致无论现有的内防还是外攻疗法策略均存在易耐药、复发和转移,以及应答率较低的弊端。表观遗传机制不仅可以靶向调控和重塑肿瘤自身基因表达,还可以重编程肿瘤微环境,对于高度异质性的肿瘤可以“内外兼修、双管齐下”进行抑制。正是基于上述特征,未来表观遗传疗法有望面向难治的恶性肿瘤治疗,走出前景光明的第三条道路。

表观遗传学研究领域代表人物,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国良教授就此介绍称,目前,多个表观遗传药物在血液瘤和部分实体瘤上显示出安全性高、抗肿瘤效果好的特点。而更为可贵的是,表观遗传学还同时展现出药物联用的优势,有望与各大药企现有各种肿瘤药物管线协同,带来更为可观的治疗效果。

图 | 肿瘤表观遗传学、肿瘤免疫与免疫治疗

(Trends Cancer. 2020; 6(7): 580–592)

而随着对表观遗传调控机制理解的不断深入,及近年来学科内基础研究的飞跃性突破,表观遗传靶向治疗、特别是肿瘤合成致死机制及肿瘤免疫联合疗法领域正涌现出新的机遇。“以合成致死机制为例,表观遗传药物不仅仅将癌症中出现紊乱的表观遗传因子作为特异性靶点,还将通过第二个突变的生物标记物筛选出对该表观靶点高度敏感的癌症亚型,使其成为肿瘤最脆弱的‘阿喀琉斯之踵’,一击毙命。”徐国良院士称。

国内表观遗传学“执牛耳者”为谁?

可以说,正是凭借广阔的单用和联用前景,表观遗传学药物成功吸引了跨国医疗巨头的注意。

不过,在Imago收获巨额资金并购邀约的同时,鉴于技术的前沿性,国内真正专注表观遗传学领域的企业却十分稀少,其中赛岚医药科技有限公司(CytosinLab Therapeutics,简称:赛岚医药)则是最具特点和代表性的一家。

公开信息显示,赛岚医药创立于2019年,是国内唯一一家聚焦表观遗传领域的创新生物技术企业。公司基于新一代表观遗传学机理和表观基因组学成果,开发创新治疗药物和诊疗手段,以满足中国及全球患者对肿瘤等重大疾病的医学需求。

成立三年来,赛岚医药已获得包括深创投、三一创新、鼎晖投资、泽悦创投、凯泰资本等在内的国内外顶级投资机构数亿元人民币融资支持,建成了1100多平米的位于上海张江药谷核心区的研发中心。在研发管线布局方面,公司也打造了十余条针对临床迫切需求的恶性实体瘤和血液瘤的产品管线,并快速推进数个候选治疗药物于近期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主力管线产品为全球首创靶点和机理(First-in-Class,FIC),在国际上均处于领先地位。

图 | 赛岚医药管线一览

图 | 赛岚医药生物实验室

能快速开拓数条First-in-Class或Best-in-Class管线,也得益于赛岚医药顶尖的表观遗传学研发团队。

赛岚医药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吴海平博士就具有十余年表观遗传学研究经验,曾在诺华负责多个肿瘤表观遗传学创新疗法的研发并推向临床,并于近期获评“张江生命健康产业年度新锐人物·2022”。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米沅博士也先后在GNF及诺华任职期间,领导多个突破性重磅新药进入临床乃至上市,是具有20多年经验的中美医药行业资深从业者。

徐国良院士同样是赛岚医药联合创始人之一。作为中国现代表观遗传学研究领域的奠基人之一,徐院士长期专注于动物生长发育的表观遗传调控研究以及肿瘤等疾病发生机制的探索,在相关领域具有重大国际影响力,曾于2011年与2016年两度入选当年“中国科学十大发现”,并拥有多项专利及对外授权。

“公司立足于做创新药,做中国患者急需的好药,特别是实现从基础科研成果向医药应用的快速转化。”在吴海平博士看来,除面向恶性肿瘤治疗外,表观遗传疗法在神经系统疾病、再生医学、长寿等与人类生存质量息息相关的领域,也展现出广阔的应用前景。“未来,表观基因组学大数据、AI、中医药新应用、新一代纳米机器人、表观遗传相关合成生物学、新治疗范式甚至元宇宙应用等技术和途径,更有望联合应用形成交叉的前沿学科,重塑人类对自身健康管理和与环境更好认知、适应的新模式,共同助力人类健康事业。”

图丨赛岚医药上海办公室

而为解决表观遗传学缺少符合产业标准转化途径的难题,赛岚医药特别搭建了国内独家、国际一流的EpigenPLUS技术平台。该平台可基于独到的表观基因组学和肿瘤诊疗机理研究开发新一代靶向癌症和免疫系统等疾病的创新药物和诊疗手段,将原创性表观遗传学研究成果向应用转化。

图| 赛岚医药EpigenPLUS平台简介

米沅博士就此介绍称,EpigenPLUS平台融合了表观基因组学、生物学、药物化学、毒理药理、结构生物学和转化医学等多元化创新药物研发技术平台,可实现高效、集成、综合性地对表观遗传学新机理、新靶点、新技术进行系统评估和转化,用于创新靶点和候选化合物的快速发现,且该平台可外延与外部学术界、医学界、产业界对接合作,今后有望进一步发展成为世界一流的大科学、专精特新的技术平台载体。

领投了赛岚医药A轮融资的鼎晖投资高级合伙人柳丹博士就指出,在“中心法则”之外,表观遗传组学涉及多种调控机制,可以提供“纸笔、橡皮、墨水”等方式对生命天书提供多种“编程修改方案”,默沙东对Imago管线的收购也再次体现了对这一大领域潜力的看好。

“国内对这一领域恰恰具备前沿优势,赛岚医药基于徐国良院士团队在表观遗传学领域3.0时代的积累转化开发,风险可控潜力巨大,是国内这一平台领域的佼佼者。我们看好赛岚在实体瘤、合成致死和联用治疗上的潜力。”柳丹博士表示。